论文代写-英语日语韩语德语俄语法语
论文翻译-英语日语韩语德语俄语法语
论文修改-英语日语韩语德语俄语法语
代写作业代考试题考卷-英语日语韩语德语俄语法语
作文报告申请书文章等代写-英语日语韩语德语俄语法语
研究计划书代写-英语日语韩语德语俄语法语
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论文代写翻译修改
论文发表-英语日语韩语德语俄语法语
英语 English
日语 日本語
韩语한국의
法语 Français
德语 Deutsch
俄语 Pусский
西语 Español
意语 Italiano
·英语论文 ·日语论文
·韩语论文 ·德语论文
·法语论文 ·俄语论文

名称:智尚工作室
电话:0760-86388801
传真:0760-85885119
手机(微信):13380876598
地址:广东中山市学院路1号
网址:www.zsfy.org
E-Mail:cjpdd
@vip.163.com
商务QQ:875870576
微信二维码

业务联系
隐藏文章
反思台灣與中國的津田左右吉研究
添加时间: 2011-3-14 14:35:12 来源: 作者: 点击数:11969

第一章        導論,說明問題意識與研究方法

第一節  研究動機反思台灣與中國的津田左右吉研究

津田左右吉在著書量上,被稱為「最偉大的東洋學者」,[1]這顯示津田在日本近代的中國研究界,有相當的地位。就津田的研究成果來說,以研究對象來區分的話,至少可以分成三類:(1)日本思想史的整體;(2)以記紀為中心的史料批判;(3)中國思想研究。[2]然而,不論是中國還是台灣,對於津田的研究仍不夠多,中國的研究者大多把重心放在津田的記紀批判,與儒家、道家思想批判;[3]台灣則缺乏研究津田左右吉的專著,研究者大多將津田與其他日本漢學家一起討論,主要論述津田對東洋的理解。[4]

反觀日本的津田左右吉研究,專門探討津田的專書,首推家永三郎的《津田左右吉の思想史的研究》,該書特別關注津田是否發生思想轉向的問題;其他專門探討津田思想的論文也為數不少,所涵蓋的主題包含:津田的中國觀[5]、津田的歷史觀[6]、津田的天皇觀[7]、津田的國民觀[8]、津田的中國學研究[9]、津田之記紀神代史研究[10]由此可見,津田博士所涉獵的研究十分廣博,各個研究領域並非彼此獨立的絕緣體,而是相互關連、構成津田思想的整體;因此,當這些日本研究者在探討津田單一領域的研究時,都不可避免地,把單一研究領域放在津田整體思想脈絡下來思考。

對於津田與恩師白鳥庫吉關係,中國的研究多關注津田受白鳥影響多少,[11]可是卻很少將注意力放在他們思想上的齟齬,然而,反觀日本的津田左右吉研究,則有研究者探討到津田和白鳥的觀點差異,尤其是在天皇觀、與記紀研究的層面上。[12]拿津田與恩師白鳥比較,是突顯津田思想特殊性的好辦法,白鳥的研究傾向於以帝國大學為中心的學院派史學,[13]他的思想在很大的程度上,反映當時日本政府的立場,而津田與白鳥的思想差異,不僅襯托出津田貫徹一生的獨立批判精神,也顯現出津田對於日本「特殊性」的執著、以及津田獨特的國體觀。[14]

因此,本文在回顧中國、台灣的津田左右吉研究後,認為在以下兩點還有進步的空間:

1.      除了津田關於東洋的研究、記紀批判、以及儒道思想批判外,其他津田所涉及的研究領域仍缺乏中國與台灣學者的關注,而這又是考量津田思想整體不可或缺的部分,唯有將津田其他研究也納入考量的範圍,才能較為妥善地看待津田個別研究領域的位置。

2.      關於白鳥與津田的思想,中國與台灣研究者多關注津田對白鳥的繼承,卻忽略兩人之間的思想差異。

基於此,本文除了考察津田的中國研究、記紀批判,還會涉及津田的國民觀與天皇觀,以勾勒出津田思想的整體,進而在津田思想整體的脈絡下,思考津田中國觀所佔有的位置。此外,佐以白鳥與津田的思想比較,來襯托出津田思想的獨特性、獨立性。

第二節 津田左右吉生平概述

一、出生地美濃的國學淵源

津田左右吉於1873(明治6)出生在現今的岐阜縣美濃加茂市,壬申之亂[15]時,美濃地方就是大海人皇子所佔據的「東國」,幕末,此地又受到賴山陽[16]平田篤胤[17]的影響。位於山谷中的舊加茂、惠那兩郡,在明治初年,基於國學思想進行徹底的排佛毀釋,美濃加茂市正處於山谷出入口的位置。[18]身為下級武士的父親,在維新之後回美濃加茂市務農,津田出生的半年前,於剛成立的文明義校(現今的下米田小學)擔任教員。

從小父親教導津田朗讀中國典籍,進入小學後,老師森好齋是山崎闇齋的門生,山崎闇齋是專攻朱子學的重要儒者。此外,津田就讀的小學就如同其名,以文明開化的教育為目標;加上此地曾經發生激烈的排佛毀釋,由此可見,其想證明日本不是偶像崇拜的未開化國,意圖以西洋文明來補強國學,補足日本自身的傳統、以與歐美列強並駕齊驅。

二、並非十分順遂的求學過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889年,津田作為東京專門學校(此為早稻田大學的前身)政治科的校外生,自修講義,與澤柳政太郎博士[19]結識之後,就住在澤柳政太郎博士家中;隔年,進入同校政治科三年級就讀,津田在這個時期,閱讀了不少與歐洲哲學、思想相關的書籍。在學期間,於1892(明治25)11月第十三號的《青年文學》雜誌,發表時評〈史論的流行〉一文,對於史學家重野安繹[20]因為「兒島高德、弁慶之實在否定論」而招致非難,[21]有感而發,反而認為那些批評者「不舉反證,不致力於學術上的攻擊,卻只在那裡狂妄嘲笑、或大聲斥責,根本就是不知學問為何物的無理之人」,並進一步指出,「我大日本國體哪有脆弱到,這麼一點小事就能動搖」。[22]由此可見,當時的津田雖然只有十九歲,卻已經明瞭以實證方法來究明歷史的重要性。

三、邁向研究之路

(一)恩師白鳥庫吉的帶領

1893(明治26)畢業之後,他在中學當任教員,教授地理、歷史、憲法等課程。1908(明治41),南滿鐵路東京分社成立「滿鮮史研究歷史調查室」,津田在白鳥所率領的研究團隊下,開啟學術研究的生涯,順帶一提,津田在進入白鳥門下之前,還度過一段浪人生活。[23]由此可見,津田在進入學究生活前,有著十分曲折的經歷。

之後在白鳥庫博士的帶領之下,津田越來越深入關心歷史學。白鳥庫吉是東京大學史學科的教授,同時也是西域史研究的第一人,並致力於將日本東洋學提升到西洋的水準,白鳥受到老師里斯(Ludwig Reiss)的影響,因此,研究風格以實證主義為基礎,否定舊漢學者視為史實的堯舜禹之存在,並研究邪馬台國的位置,然而,在同時面對西洋的技術與日本的尊皇思想之下,不免感覺兩者之間的矛盾。而白鳥的老師里斯則是受到柏林大學的歷史學者蘭克(Leopold van Ranke)影響,蘭克的歷史研究特別注重各時代、民族的個性特質,以及這種特質的發展;此外,蘭克也主張,歷史的任務在於揭示「實際上為何?」,為求客觀的歷史敘述,「史料批判」是不可或缺的。而津田在白鳥之下學習時,就閱讀了白鳥學生時代所寫的里斯課堂筆記。[24]

(二)萌發研究日本國民思想的意圖

津田擔任滿鮮歷史調查室研究員時,發表了〈三味線的由來〉、〈關於高麗樂的推測〉等文章,這些研究主要是為了從大陸尋求日本藝術的起源;1913(大正2)陸續刊登〈涓水考〉、〈鮮初鴨綠江上流的領土〉、〈關於倭寇地國〉,同年出版了《神代史的新研究》,這時可以窺見津田欲發展國民思想研究的意圖。    

1916(大正5)《文學中所展現的我國國民思想之研究,貴族文學的時代》出版,1917年發表《武士文學的時代》1918年出版《平民文學的時代》。這三部日本思想史專著的出版時間為大正初年,但是津田早在明治三○年代末至四○年代初就開始構想,他透過大量資料來研究日本思想、文化與生活,將其面貌具體地呈現出來,並以「中國思想及文化沒有真正深入日本生活」此一心態貫穿全書。[25]